民国时期,中国的土匪遍布全境,中国人民在遭受军阀混战的痛苦的同时,也要时刻担惊受怕的面对土匪的劫掠。而土匪作为与政府对立的武装组织,自然选择政府统治薄弱或地势险要的地区作为老巢。

因此,位于两省交界之处的三不管地带,就成为了土匪最为猖獗的地区。例如,民国时期的四川和陕西交界之处,就有多股大土匪横行,这其中,就包括被称为陕南巨匪的袁刚。

民国土匪

袁刚率领的匪帮,虽然主要横行的区域位于陕西南部地区,但是袁刚并非陕西人,而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袁刚,1888年生于四川宣汉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而且,袁刚的家庭比一般农民家庭更要困难。

由于袁刚幼年丧父,完全靠母亲一手拉扯大,因此,袁刚对于母亲极为孝顺,在当地也有“袁孝子”之称。长大成人之后,袁刚为了养家糊口,也为了孝顺老母,他当过帮工,做过赶脚,所有能挣钱的活儿,他都不辞辛苦的干。同时,由于为人讲义气,喜欢打抱不平,他在年轻人中间有不小的威胁。

1924年,四川宣汉大旱,当地几乎颗粒无收,人们生活也因此极为艰难。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的地主依然毫不怜悯的上门逼债。由于袁刚家生活艰难还不起债,前来收债的地主甚至将袁刚的母亲吊起来打。

对母亲极为孝顺的袁刚看到这一幕后,怒发冲冠,一怒之下将地主派来催债的人杀死。杀人要偿命,更何况旧社会的官府,也只会站在地主的一边,因此,袁刚被破逃离家乡。

他先是躲进了深山老林,但是由于当地官府通缉愈发严密,无处可去的袁刚,一狠心离开了家乡,加入了川军军阀杨森第20军,成为一名士兵。

在川军之中,袁刚充分发挥了自己深喑人情世故,处事果断的优点,在川军中如鱼得水。他甚至在川军中组织了以自己为头目的小团体——洪帮,以图自保。

但是,目不识丁的袁刚在军中毫无关系,他深知,在裙带关系错综复杂的川军中不可能出头。再加上四川军阀混战不断,在军中有随时成为炮灰被牺牲的危险。

四川军阀杨森

因此,1928年,趁杨森的20军被击败溃退,军中一片混乱的情况,袁刚带领自己的小团体八人,携带三支短枪离开部队,回到了四川宣汉老家。但是,由于宣汉属于杨森的地盘儿,再加上家乡的仇人势力不小,因此,袁刚带领自己的小队伍进入了陕西境内,开始了在陕南地区啸聚山林的土匪生涯。

袁刚先是进入了陕南西乡县,并占据了西乡县西南左溪和渔渡坝地区。渔渡坝是川陕交通要道,占据此地后,袁刚在此私自设立关卡,收取过路商旅的保护费。

与此同时,他也在暗中劫掠地主富商,靠着这一明一暗的手段,袁刚迅速聚集了大量财富,颇有眼光的袁刚并没有将这些钱去花天酒地,而是购买武器弹药,招兵买马。因此,不到一年的时间,袁刚的手下就超过了100多人,成为陕南当地小有名气的土匪。

民国土匪

但即便有了100多人的土匪队伍,在大土匪遍地的陕南地区,依然有随时被“黑吃黑”的危险。

因此,羽翼未丰的袁刚投靠了同在西乡县的大土匪头子罗玉成,成为了罗玉成匪部的先锋大队大队长。随后,袁刚又率部到达大河坝,占据了天险高洞子,并开始继续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1929年,川军田须尧率部围困高洞子,试图消灭罗玉成和袁刚匪部。生死之际,两人自然率部拼命抵抗。由于川军势大,罗玉成请了镇巴县大土匪王三春解围。却没想到,川军虽然因此撤围而走,王三春却对罗玉成匪部产生了觊觎之心。不但罗玉成部被王三春强行吞并,罗玉成本人也被枪杀。

民国土匪

势单力孤的袁刚听到此消息后惶恐不安,为求自保,袁刚又投靠了南郑县的大土匪头子徐耀明。徐耀明虽然是土匪头子,但也是国民党川陕边防剿匪军得一名团长。袁刚率部归顺后,被徐耀明任命为二营营长。不过,双方貌合神离,袁刚也依然在高洞子一带发展。

1933年,由于利益之争,徐耀明与袁刚之间爆发争斗。徐耀明决心率部消灭袁刚,但这个消息却被袁刚事前获得,处事颇为果断袁刚先下手为强,设伏击毙了徐耀明,并缴获了100多只长短枪。袁刚的势力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发展。

与此同时,由于陕南地区红军队伍的发展和壮大,畏于红军的实力,袁刚队伍甚至还曾被改编为红29军游击队。不过,土匪本性的袁刚显然无法在革命队伍中呆下去,很快,他就率领手下的土匪叛出红军队伍。并开始在根据地烧杀掳掠。因此,他曾被红军反击,手下的不少土匪也因此被消灭。

民国土匪

不过,袁刚却并没有因此收敛气焰。在红军北上之后,独霸了大河坝一带的袁刚,气焰更为嚣张。私设关卡和绑票勒索已经不能满足他愈发贪婪的欲望。

他开始强迫当地的农民种植罂粟,并通过走私贩卖鸦片,获取暴利。同时,像多数土匪一样,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的事儿也没少干。甚至袁刚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土皇上,他在大河坝一带居然摊牌劳役,在当地抓丁拉夫,使得当地民众苦不堪言。

当地驻军和县政府也多次派兵围剿,但由于地势险要,再加上袁刚十分狡猾,不与官军正面相对,因此,始终未能剿灭袁刚。迫于无奈之下,国民党西乡县政府将袁刚招安,并封其为县第二大队大队长,袁刚也一跃由土匪成为了官军。

目不识丁的贫苦农民成为了民团军官,在普通人看来,自然算得上光宗耀祖。而依靠合法身份的袁刚,在当地的势力也愈发壮大。有了官身,袁刚也开始在乎起自己的形象了,他甚至在峡口办理了一所育成中学,以标榜自己重视教育。

民国土匪

不过,为了养活人数众多的手下,也为了享受荣华富贵,袁刚及其匪帮对于当地的骚扰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为严重。

1938年,担任汉中警备司令的祝绍周决定剿灭袁刚匪部。在以改编之名将其调出未果后,祝绍周干脆集结了川军两个团和陕军的一个团,派遣数千兵力对袁刚老巢高洞子进行了围困。却没想到,由于地势险要,在加上袁刚早有准备,数千官军围攻高洞子一年之久,居然未能攻下。

最终迫于无奈之下,1940年9月,祝绍周利用袁刚孝子之名,将袁刚的母亲接了过来,并让她到高洞子劝袁刚出洞投降。而条件则是可以饶袁刚不死,如果他愿意当官儿,也可以在军政界任职。

陕南汉中

此时被围困一年多,袁刚匪部早已接近弹尽粮绝,再加上母亲的喊话和祝绍周提供的优厚待遇,袁刚最终带领众多土匪主动投降。投降后,袁刚和几个匪首被押到了汉中。

对于处如何处置袁刚,国民党汉中政府一直举棋不定。很多与袁刚相熟的军阀和官员为其求情,但由于袁刚在西乡县为祸十多年,当地的民愤极大,西乡县则强烈要求杀掉袁刚。

最终,考虑到袁刚在西乡等地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他的存在将威胁国民党对西乡的统治。国民党汉中政府在1940年12月16日,将袁刚和其他几个匪首枪毙。年仅42岁的袁刚结束了自己堪称丰富多彩同时也满是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