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问题,成了北宋的一个死结。

虽然北宋时期形成了北宋、辽和西夏三国鼎立的局面。但西夏问题的本质还是北宋内部的问题。

西夏是党项人建立的政权,最早在唐朝末年,因平定黄巢起义有功,党项族首领拓跋思恭被唐朝封为夏国公,成为西北地区的藩镇势力。

唐朝灭亡后,西夏一如既往地采取俯首称臣的方式,获得各个朝代的好感。而五代十国时期,为拉拢党项人,各朝都对党项封官进爵,使他们的地位越来越高,最终成为河西之地举足轻重的地方势力。

但是这一和谐的局面在北宋被打破了。北宋建立后,吸取了五代十国的教训,对政治经济等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其改革的重要内容就是守内虚外,即削弱地方尤其是边疆地区的势力,党项势力首当其冲。

982年,为解决西北藩镇问题,赵光义将党项族首领李继捧及亲族全部“请”到了开封,企图用软禁这种兵不血刃的方式解决藩镇问题。

但在李氏亲族前往开封的路途中,李继捧的族弟李继迁趁机逃脱,并很快在西北地区壮大了自己的势力。

从985年开始,李继迁不断进攻宋朝,夺取了大片土地。虽说取得了很多胜利,但相比于财大气粗的北宋,李继迁仍然显得太过单薄。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继迁选择向辽国“请降”,辽国趁机封其为夏国王。

根据后人的传统认知,北宋是名副其实的正统封建王朝。但此时的辽国已经完成了封建化改革,在制度上和北宋并无两样。

所以北宋想要成就大一统王朝的威名,就必须要消灭周边所有威胁自身存在的力量,其中就包括辽国。

宋太宗时期,为夺回936年石敬瑭割让给契丹的燕云十六州,宋太宗组织两次北伐,但皆惨败而归。

虽然其后宋太宗患上了恐辽症,但辽国和北宋的战争却并未停止。在北宋不断进攻辽国,想要夺取燕云十六州,成就其大一统局面的过程中。完成封建化进程的辽国也做着入主中原,一统天下的美梦。

所以击败甚至消灭北宋也是辽国的既定目标。这一局面一直到1005年《澶渊之盟》签订后,宋辽双方终于意识到双方不具备消灭彼此的实力才算暂告一段落。

《澶渊之盟》的签订,也预示着宋辽达到了实力上的均衡。在这样的情况下,西夏问题的出现就是对均衡局面的打破。

西夏的独立,相当于从北宋身上剜肉,损害的是北宋的实力。而从李继迁开始,党项对北宋的战争,也是胜多败少,这说明北宋难以单独解决党项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适时地引入外部势力,例如辽国,应该是相对明智的选择。

但是在辽强宋弱的情况下,北宋并不能拥有战略主动权,强大的辽国很可能在消灭西夏的过程中反客为主,夺取更多利益。届时北宋和辽国的差距将越拉越大,这势必更不利于北宋的生存。

虽然北宋也干过引狼入室的蠢事,但不代表北宋君臣时刻智商不在线。

事实上,为加大辽国和北宋的差距,辽国一直在西夏方面小动作不断。因为澶渊之盟的签订,辽国无法在北宋的正北方发动进攻。所以退居幕后,支持和煽动西夏对抗北宋是削弱北宋的重要方式。

对于辽国而言,西夏是牵制北宋的重要方式,辽国需要西夏不断让北宋掉血。

在这样的情况下,北宋若是能和辽国结成同盟,一起干掉西夏,那说明辽国统治者的脑子确实是有问题。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