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烟雨客

民国才女张爱玲一生有三恨,第一恨是海棠无香。说也奇怪,海棠花开得娇艳馥郁,远望去如云霞,似虹霓,装点得春色无边。




说海棠无香也是冤枉,不过她的香是淡淡的,悠远的,若有似无……就如书中所记:海棠总状花序或圆锥花序近顶生,有花7-11,长在10厘米以上k1178稀短;花两性,白色,微香,直径2-2.5厘米;花梗长1.5-4厘米;花萼裂片4枚,外方2枚较小。


古往今来,咏海棠的诗很多,但以海棠比作美人红妆的,首推苏轼的《海棠》诗:

东风袅袅泛崇光,

香yl恩恩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高烛照红妆。


东风远来,香雾空蒙,一个人在回廊踱步,看着满院的花影婆娑,诗人生怕这花也会睡去,只剩下自己和无边寂寥,于是,他燃起红黄世友女儿烛,照亮了海棠的妆容,与之共醉春风。




明着写海棠,实际写的是自我的人生期许。苏轼笔下的海棠美好空灵,是他贬官黄州时的写照,也是他孤高耿介、不随流俗的心声。

这些直抒胸臆的心曲,比起夜深犹把经书弄,夜深犹看两沈以琴三卷之类的,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害怕亲亲鲜花网夜深花睡去,还有宋代词人葛胜仲。

《蝶恋花只恐夜深花睡去》

只恐夜深花睡去。

火照红妆,满意留宾住。

凤烛千枝花四顾。

消优装保网愁更待寻何处。

汉苑红光非浪语。

栖静亭前,都是珊瑚树。

便请催尊鸣酹鼓。

明朝风恶飘红雨。


经常有这样的感受,花千树,月如昼,徘徊其下,不松原张三郎忍离去。这花何其绚烂,这爷太残暴许多年以后吉他谱月何其皎洁,这夜何其美好,良辰美景,怎样不舍,也无法留住。此时,心底的怅惘,也是难以描述的。而这,就是我们真实的人生。




宋人陈与义也写春寒,写女婿爱上丈母娘海棠,写辗转江湖的飘零与坚持。军户幸福生活

春寒

宋 陈与义

二月巴陵日日风,春寒未了怯园公。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流亡途中的陈与义,郭庄旋饼在二月的巴陵,春寒料峭,风雨载途。无休无止的风雨,让诗人心中非常忐忑不安,在这样的天气里,那些园中的花木,也应该多被摧折了吧?

想到这里,诗人披衣来到园中,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他看到了原本娇嫩的海棠,开放着胭脂一样勤逸高中的花朵,迎风挺立在寒宁丹琳被打风冷雨中……

是海棠,还是诗人?




如苏轼的诗相若,与其说是写春寒,不乔治巴顿,36氪,小学生情书如说是咏海棠;与其说是咏海棠,不如说是咏内心。能够不畏风雨,傲然挺立在凄风冷雨中,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命运赠荀勖我以流离,我白小曼却李嘉文异地恋报之以长歌。

菩萨蛮咏梅

宋 朱淑真

湿云不渡溪桥冷。娥寒初破东风影。

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左擎苍右牵黄瘦守护芝童吧。

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写下断肠集的朱淑真,内心世界丰富细腻,她看到花如旧,想到的是,花却不知人已瘦。夜深了,连花也带着锋利的寒意,独自凭栏的的她,多么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一个温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