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永健中学时就自编自演了,一出关于学生做弊的话剧,由于体裁“导向欠好”,教师没有尽力推进。但他却从中发现了自己的才调,后来到了青岛话剧团,一开始彻底不被看好,成天干些拉大幕、喷烟雾的活,喷着喷着他就成了台柱子。


一次偶尔的时机,林永健去了广州军区野战部队,在那里呆了几年,防护兵、工程兵、通讯兵全干过。参与部队文工团是我国艺人职业借以“出面”的特征。林永健则是自小就有深沉的武士情结,并逮住时机,自己发明了“活路”。


三年野战兵完毕,林永健有了去部队底层表演的时机。一台节目若有8个小品,他参与的就能占三四个,因而得了“林半台”的绰号。他对日子要求不高,广州那么休闲的当地,他说有没有早茶夜宵无所谓,有碗咸菜就行了,他也喜爱北方人的为人处世,最主要的是时机都在北京,逐渐的他有了想去北京的主意。


后来总算有时机到中戏进修,林永建总算得偿所愿,而来京的价值却是:脱戎衣、转业、当“北漂”。直到2005年,林永健才有时机在《前史的天空》中扮演“朱一刀”。那个戏还有李雪健,张丰毅这些老戏骨,林永健十分爱惜那次时机,天天研讨戏,把一个小人物演得绘声绘色,并且生生把一个戏份断续的人物,演成了连接式的人物。


林永健笑起来很“贱”很“贼”,一旦凝思,则会变成令人肃然起敬的严肃,更妙的是,他整个脸部线条,十分简练,如同一笔就能画究竟,却又因这简略,避免了那种鄙陋感,这使他具有更多的可塑性。

亲爱的朋友你们关于这一件工作,你们有什么观点和主意,欢迎留言吐槽沟通,想看更多能够重视我,每天会更新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