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周星驰拍《海南旅游漆丽金喜剧之王》,次年上映时拿下那年香港电影票房冠军。那一年,周星驰36岁,已是名副其实的张一笙"喜剧之王",依然乐衷于扮演底层草根小人物。

20年后,周星驰携,《新喜剧之王》再度归来!就情怀与风格来看,它无疑是近10年来最"周星驰陕西子洲水库"的电影;

星爷不再演戏了,所以把尹天仇的故事给了如梦,同样是心怀梦想的"死跑龙套的",尹天仇带来的是小人物顽强拼搏的感动,如梦带给我的,则更多的是强撑着的心酸。这份心酸,一如周星驰时隔20年后还要再拍一遍自己的奋斗史一样。

结构周星驰、结构无厘头是近十几年来热爱电影的人们最爱做的事,被观众和影评人结构了这么多年,周星驰索性马石油欣腾自己拍一部电影来聊自己对于自己作品的看法。

在《喜剧之王》上映整整20年后,周星驰用女喜剧演员鄂靖文来做女版的尹天仇,再次重启了演绎怀揣梦想小人水煮西游物的"周星驰模式"。

鄂靖文扮演的如梦,做了十几年的临时龙套演员,今天演僵尸,明天演妖怪,连盒饭都不敢多拿一盒,却始终想要圆自己的演员梦,尽管同寝室的女友因为看脸的缘故都被选成了女主角,但她始终都还是一个小龙套。

这时,王宝强扮演的片场老油条、过气明星——马老师出林景荣现了,他甩大牌、欺负新人、霸凌导演、捣北京空港蓝湾国际酒店乱片场,却最终被"如梦"的执着劲儿给打动了,并帮她报名了角色海选,并且一直鼓励她一定能行。

周星驰似乎一直喜欢用无厘头这种"极不认真"的形式,来演绎这些对自己、对梦想"极其认真"的人。

正是这卢仓报种反差,让他的电影变得难忘。他不会直接把残疾人抬出来给望津里精品酒店你催泪,而是把人物的脸炸黑、嘴唇炸成香肠,然后让你看他那铸蝉记书包网个坚持的背景,又联想到自己,才会觉得感动。

《新喜剧之王》里,如梦失望而归,听见合约男友弹着吉他唱《分分钟需要Ah乐队你》,这个镜头简直是全片最暖最悲凉的一幕。联想到后面真相的揭露,最温暖的竟是最残忍。墙壁上的电影海报时常被模糊化,这就是如梦的电影之梦,他们离生活那么近,又那么远。

在星爷的作品里,每一个小尴尬,小硬广,似乎都能成为他无厘头风格的一部分。但是这种情绪体验绝不是恶搞的麻辣刺激,也非通污谜语俗低幼的成人笑话,它总能曲径通幽,到达你心底最柔软的深处,刺痛你,安慰你。

而我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别人说她没机会,"从现在到宇宙毁灭",她就问"那森防组合工具 末世之妖花灿烂 隆基泰和白洋淀宇宙毁灭之后呢"?挂着笑,腆着脸,语气里特别想把被人摔在地上、碎得不成样儿的自尊心悄悄捡回来几片。

做裸替的那段戏也有这种表情。导演骂她丑,说她没身材、皮肤松,她裹了条老婆偷你上瘾毯子退出来,失落、犹疑和悲戚一瞬间全李淑敏烈士部跑到脸上又一瞬间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着赔礼。像尹天仇,什蛯名健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不要脸的自己。

马可给如梦颁奖弟弟轻一点,说"人生如梦",配合着闪亮的镁光灯,这句台词真的令人动容,可是真的人生如梦吗?但其实我们都知道,真实的人生并不总是如梦。

电影亦如梦,《新喜剧之王》是成人童话,是"草根也有出头天",是"龙套我最大",是圆梦天子掌上珠之旅。这是周星驰的心软与慈悲,或许,也是导演周星驰、冯雪茹主演王宝强和女主角鄂靖文——戏里戏外这三代皆是出身草根阶层的小人物共同辉映出的一支"龙套"颂歌。

即使,有更多的龙套配角们都消失在风尘苍茫里, 跑龙套的或许没有名字、没有镜头、没有台词,却未必没有突破边防线未来。所以不怕的,虽然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天亮以后便会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