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2月11日,美国的国家公共债务(Public Debt)正式突破22万亿changjingkong美元。如今,美国公共债务占国绿箭侠莎朵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100%,并且还零次元orpg在迅速增长中。

美国的公共债务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债务由公共部门持有(Debt Held by the Public),包括地方政府、机构、个人和海外投资者等;另一部分由政府系统内部持有(Intragovernmental Holdings),属于美国联邦政府内部相关机构的借贷行为。因此,公共部门持有的债务更能够反映美国政府的对外负债水平。从这一角度来看,美国公共债务的爆发式增长应当追溯至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期。

债台高筑

分类别美国公共债务占比情况

美国财情人劫安衡政部数据显示,2008年公共部门持有的国家债务占比曾一度下降至55%。然而,随着2018年美国次贷危机全面爆发,美国乃至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刚刚入主白宫的奥巴马不得不以增加财政赤字的方式推行福利政策,导致公共债务总额在其任期内增长近10万亿美元。

美国公共债务总额

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通过对企业和家庭减税吸引制造业回归并刺激经济。因张千载高谊此,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问题进一步加剧,公共债务一路飙升。特朗普在任两年内,美国公共债务连续突破20万亿和22万亿大关。

连续两届政府靠借钱“过日子”,无视公共债务激增带来的风险,产生的结果就是,公共部门持有的国家债务部分增长超过10万亿美元,占比增至73.4%,而同时期政府系统内部持有的公共债务仅增加1万亿美元左右。

此外,在美国公共债务不断积累的同时,美联储加息之下联邦基金利率(the Federal Funds Rate)也在不断上升,美国政府的偿债压力不断增大。特朗普政府在2018财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为公共债务支付的利息高达5,230亿美元,相当于每天支付14.3亿美元。

美元的崛起

美国之所以能够源源不断地发行国债,是因为二战之后形成的国际货币体系(即布林顿森林体系)中,美元获得了国际结算货币的地位。当时,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达到顶峰,美国的经济总量高甲第一丑约占全球的一半左右,且美元与黄金挂钩。因此,美元资产迅速获得全球认可,兼具安全性和流动性的美国国债也成为各国投资者的首选投资标的。

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正式与黄金俺家大人不在家打一字脱钩之后,美元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失去了黄金作为背书之后,美元仅剩美国国家长春砍手门信用的担保。但是,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显示,1971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全球的比重为35.8%,美国的进出口贸易额占全球的七分之一左右。作为当时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元的购买力仍被世界各国认可。

此外,1974年美国和沙特阿拉伯达成协议,沙特的石油出口使用美元结算,并将获得的美元盈余用以购买美国国债。1975年,大部分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成员开始效仿沙特的做法换取美国的军事保护,工业时代最重要的石油贸易开始quotedstr为美元背书。美元因此也被称为“石油美元”。

美元的衰落医考巴巴官网

然而,美元毕竟是美国的信用货币。美国制定货币政策优先着眼于美国经济而非全球经济。因此,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产生的后灵蛇爱果就是,美桑萨雷姆国的货币政策直接影响全球资本的流动性。于是,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通常会转嫁全球,最终资本匮乏的弱国将代替美国承担大部分金融危机丅fboys的成本。

更令投资者担忧的是,美国政宠物之王龙灵传说府对不断恶化的财政赤字和不断增长的债务规模采取放任的态度。2018年12月,美媒报道称,云翼通讯录 d6582 纵然世界都静止特朗普在一次债务讨论中表示,当债务危机爆发时“我就不在位了(I Won’t Be Here)”。如果美国习惯了利用美元的优势地位借钱“过日子”,而缺乏承担债叶惟一务的责任感,那么美国国家信用对美元红楼之星辰如玉背书的能力就值得质疑了。

由于美国政府,尤其是新一届的特朗普政府,缺乏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意愿笛风假期同业分销平台和责任感,二战后形成的国际货币体系正在逐渐瓦解。随着美元资产在全球市场上“失宠”,美国国债在境外的发行也变得愈加困难。2月6日,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国债外国持有者的比例从2008年55%的峰值一路下跌,2018年11月跌破40%关口。2018年美国财政部拍卖债券、票据规模增加了3350亿美元,而境外投资者的购买规模仅增加了130亿美元。2018年俄罗斯央行甚至清空了王白旦美债储备,转而购买了274.3吨黄金。

虽然,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阴棺迁葬币的地位短时间内很难动摇。黄金、人民币、欧元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推出的特别提款权(SDR)各有各的缺点,不具备单独成为国际结算货币的可能。但是,美国政府放任公共债务不断增长的行为,无疑会加剧全球投资者对美国国家信用能力的质疑,从而进一步加速美元的衰落、敲响美元霸权的“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