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朝末年,因为王莽变革失利,天灾四起,全国各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农人起义,一时全国大乱,人心思汉。刘汉宗室子弟刘縯刘秀兄弟乃趁机起事,带领八千舂陵子弟与农人义师绿林军联合,一路朝南阳郡首府宛城攻去,大军很快来到了湖阳县唐子乡(今湖北省枣阳市唐子山下太平镇),这儿是莽军寄存辎重的当地,先打下这儿弥补物资无疑是个正确的选择。这次刘秀又想了个好方法,派宗室刘终假扮江夏郡吏,将唐子乡莽军指挥官湖阳县尉诱骗出营,伏兵杀之,莽军群龙无首,故不战自溃。汉军遂进屠唐子乡,夺取了很多军资资产。

打胜仗抢了好东西,天然要分。但是分的时分却出了问题,本来刘氏家族拿了一半,绿林豪杰们认为这不公正,应该按人头来分,绿林的人更多啊!

再说了,刘氏子弟都是有钱人,绿林豪杰都是贫民,现在咱们合伙干生意,每个有钱人还又分的更多,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绿林豪杰们越想越气,火起来就想来个窝里反,横竖抢谁不是抢,大不了拆伙争吵,拼个有你没我!

刘秀一看这可欠好,革新刚起步就开端搞内讧,今后这仗还怎样打,所以赶忙出头调解,劝说家族子弟们以大局为重,抛弃眼前利益,把战利品都交出来,悉数送给绿林豪杰。豪杰们见刘秀如此知趣,不由欢欣无限,喜逐颜开,皆言文叔者,好朋友也。

文弱怯懦,面貌可亲,这便是刘秀在绿林豪杰眼中的形象。假定刘秀没有一个强势的哥哥刘縯,而仅仅一个一般刘氏子弟,他们后来选择的那个倒运人物,或许会是刘秀而不是刘玄。

咱们现在知道了,刘秀这样并不是胆小怯懦,而是高度的政治才智——以少许资产,就成功化解了一场叛乱,使汉军内部的联合得到稳固,岂不值得?所以刘秀通知咱们:咱刘氏的反莽方针是复国,而不是发财;要舍小利而成大事!大事既成啥财没有,干嘛刚创业就急着分红?有点利益先紧着职工,公司才干发展壮大,弄清楚这一点,坚持住这一点,革新才干获得最终的成功。

不管怎样说,汉军诸部军心已定,遂持续西进,欲攻取军事重镇棘阳县(今河南南阳市南)。

棘阳,古之谢国,坐落棘水之阳,因以得名。此县为宛城南面门户,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而棘阳之县长岑彭(字君然),更是日后东汉开国二十八将中佼佼者,别史评书中说他手持一把三尖两刃刀,又擅使飞镖,声称三手大将,有万夫不当之勇,仍是王莽钦点的武状元(这便是胡言乱语了)。看到这儿,咱们必定认为将有一场天雷引发地火的精彩大战,但没想到岑彭竟让观众绝望了,他见汉兵势大,士无守心,遂豪杰不吃眼前亏,带着老婆孩子弃城而逃。这样刘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起事之后的第一座县城。

汉军有了棘阳这个根据地,接下来的战事就可以渐渐来了,究竟宛城是中原地区仅次于洛阳的大城市,守军有五六万人之多,这但是一块硬到吓人的大骨头。所以渐渐来,渐渐来,心急啃不了硬骨头。

但就在汉军暂作休整期间,刘縯兄弟又连续遭受了几件大事,有功德,有坏事,也有伤心事,总归从踏上这条艰苦复国路起,他们的日子就永久不会再安静了,那些温馨淡泊的韶光已一去不复返。

功德是在新野起兵的姐夫邓晨、老友阴识(刘秀梦中情人阴丽华的哥哥,本在长安肄业,听到音讯后马上弃笔从戎)、以及南阳的李通李松兄弟,都各自带领自己的族员、子弟与来宾来到棘阳与汉军会和,使得刘氏兄弟的实力大为加强。绿林豪杰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妈的刘縯那儿又多了一帮分钱的,咱们股份越来越少了,咋办?

坏事是刘縯刘秀寡居在湖阳外公家的母亲樊娴都遽然病逝,因为刘氏已成“反贼”,她的娘家人不敢给她办丧,而刘秀他们也来不及赶过去送葬,因为他们要给王莽送葬,最终只需族员樊巨公好意代为收敛,将之草草埋在郊外。

刘氏兄妹悲不自胜。樊娴都年青守寡,千辛万苦将一帮子女抚育长大,又兼正经婉顺,遵循妇道,向为家族所敬。现在却因刘氏起兵,死了也无人送葬,更连个像样的坟冢都没有,这可让刘秀他们情何以堪?汉以孝治国,儒以孝为本,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而是巨大献身。

唉,这世上做什么都需求付出价值,工作越大,价值也就越大;所以想要精彩的人生,就有必要抛弃自己的一部分人生。其实,英豪远比俗人不自由,他们无法朴实的笑,也无法完全的哭,没方法,这是他们自己选的路,但识去向,不知归途,起步了就没或许回忆,这一路哪怕是血泪漫天,跪着,趴着,爬着,只需还有一口气,也得走完它。

所以乎,连战连捷的鼓动与损失至亲的沉痛,此心情之巨大反差,交织着冲向刘氏兄弟,冲昏了他们的脑筋,含糊了他们的判别,总算铸成大错。

这个大错便是,汉军休整结束后,他们居然让刘氏家族家眷随行,一同向北进攻宛城,而没有把他们留在根据地棘阳。其间缘由,史书未载,小生猜想,这儿面或许有两个原因,一则大概是连战连胜让他们产生了轻敌的心情,压根就没考虑到战役晦气的景象,这些家眷们尽管不能交兵,但跟着做个加油助威的亲友团也不错;二则大概是樊氏的逝世让他们再也不忍与亲人顷刻别离,生怕一个再会,便是永久不见,所以爽性来个全家老小齐上战场,要生一同生,要死一同死!

刘氏的这个莽撞决议计划,正中南阳太守甄阜下怀。

汉军终归仍是太小看甄阜了,其实这家伙凶猛的很,早在绿林军涌入南阳,他就开端调兵遣将,囤积粮草,广召贤达,征募士卒,到得此刻,他手下已有精兵十万,可谓本钱雄厚,实力惊人,但他却坐镇南阳,一向按兵不动,明显心中已有通盘计划,汉军不来则已,来了必定有的舒适。

更重要的是,甄阜军中有一位日后大放异彩的全国名将:从棘阳逃来的岑彭。

本来,因为岑彭守土晦气,所以甄阜把他的家眷作为人质扣了起来,以此为要挟,要他好好将功补过。

这下岑彭急了,赶忙费尽心机给甄阜出了一个狠招,行将莽军主力埋伏在汉军攻击宛城的必经之路“小长安聚”四围,然后诱敌深入,把这帮“反贼”全给包了饺子!

公然,数日后,饺子来了,是男女老少,包罗万象,肉馅丰厚,甘旨多汁,又适逢清晨,大雾充满,是良辰美景,早餐丰厚,不吃都对不住自己这张嘴。

甄阜哈哈一笑,命令,动嘴!

话音未落,莽军伏兵四出,登时与大雾组成一体,将汉军吞没。

汉军天然是败了。拖家带口,毫无防范,地势不熟,敌众我寡,又漫天大雾,遮盖视野,这仗怎样打?

刘縯自有妙计。

这个妙计便是逃!除了逃还能怎样,逃的了多少算多少吧!

但是逃也不容易啊,将军们好办,他们有马;士卒们也还好,他们有刀。可家眷们都是老弱妇孺啊,他们只能靠两条柔弱发软的大腿在雾中瞎跑,一旦撞上官兵的屠刀,死;一旦迷失了方向跑不动,等死。整个小长安内,一片的喊声杀声哭声,凄厉的鲜血,染红白雾,浸漫征衣,这是修罗阴间。

在这一片紊乱之中,刘秀也在跑,他独身匹马,在雾中狂奔。部下与亲属,早都跑散了,他四顾茫然,满心悲惨。

假如时刻能倒流,刘秀绝不再携亲属出外征战,他甘愿生离,也不要死别啊!

正在后悔无及,刘秀遽然看到一个了解的影子,竟是妹妹刘伯姬在路旁啼哭。刘秀赶忙飞下来将妹妹扶上马背,两人共骑狂奔,后边白花花一片,是雪崩相同的追兵,追兵的喊杀分明是人声,此刻听来却如鬼哭狼嚎,声声摄人魂魄。

二人跑了没多远,又遇见二姐刘元,正拖拽着她和邓晨生的三个女儿,一路跌跌撞撞的逃命。刘秀赶忙追上去,飞身下马,让二姐她们从速上马。刘元回忆她三个哭闹不止的幼女,又看了看她两个狼狈不堪的弟妹,以及大口喘气的不幸马儿,挥手苦笑道:“行矣,不能相救,无为两没也!”

刘秀又急又悲,汗流浃背,泪如雨下,全身恰似水洗一般,动弹不得,心想这是生离,也是死别啊!上天,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刘元见刘秀不愿走,怒道:”当年彭城之战,我高皇帝战晦气,驱车疾驰,追虏在后,高皇帝为我大汉基业数蹶儿女欲弃之!今文叔亦乃一行大事之人,何以如此优柔寡断!”

刘秀别无选择,只好上马,带着妹妹持续狂奔,不久便听到了阿姐与外甥女们的惨叫着,不由痛彻心肠,但他一点方法也没有,他仅有能做的,便是加快速度奔弛,并对瑟瑟发抖的刘伯姬大喊道:“妹妹,抱紧我,莫回头!”

不久,汉军众将连续逃回棘阳,清点人马,损失惨重,尤其是刘氏家族,家族简直尽殁。

刘秀二哥刘仲,阵亡。二姐刘元及其三女,惨死。养父刘良之妻及二子,被杀。族兄刘嘉之妻儿,亦死。故舂陵侯嫡子刘祉本在小长安一战中殿后,遭伏后便当即回撤守住了棘阳。莽军官兵追来,通知刘祉,他的母亲妻子儿女都被抓了,让刘祉开门屈服。在这样的要挟下,刘祉仍然坚持守住了棘阳,为大部队保住了仅有的根据地。成果,他一家十几口全被莽军杀戮。还有刘秀的二姐夫邓晨,不光是失去了妻女,新野县宰把他们家在新野的房子也毁了,祖坟也挖了。

此一役,刘氏眷属埋葬荒野无从收尸者近百,是家破人亡,惨到极点,整个棘阳,哀鸿满城,素服一片。

棘阳的天空,是血色的;其间有一片云采,也是血色的。

这是血的经验。这个经验,通知刘氏兄弟,战役不是儿戏,更不是请客吃饭,一个不小心,便是亲痛仇快,尸横遍野,用兵不亦慎乎,用兵不亦慎乎,用兵不亦慎乎!

有的名将,如项羽韩信,乃天分奇才,无需砥砺,足可傲世古今。有的名将,如刘秀曹操,则有必要血染泪泡,铭肌镂骨,挖心洗髓,历尽磨难,方可琢成美玉。

知道战役的严酷性,还能在严酷的战役中坚持下去,毫不畏缩,明显,刘秀曹操这样的名将,比项羽韩信这样的名将更有耐性,更能耐久,更有或许笑到最终。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