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姿含,乌克兰,驭胜

一提到二战时期俯冲轰炸机,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德国“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对于当时的苏联红军来说,这种轰炸机简直就是战场上的魔鬼。其实在当时的太平洋战区,盟军也有一种俯冲式轰炸机,它就是贺守娇“复仇天使”——SBD“无畏”式舰载俯冲轰炸机。它曾在一天之内击沉了4艘日本航空母舰,一举扭转了太平洋战争的战局。

1942年6月4日的拂晓,在中太平洋的海面上,以4艘航空母舰为主力的日本联合舰队正驶向其最终目的地——中途岛。航空母舰飞行甲板停满飞机,耀武扬威的日本国旗在初升红日的映衬下傲视着一切,仿佛只有它们才是太平洋的真正统治者。

当日,美国海军32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从“企业”号航母起飞,在克拉伦斯范党育原型・麦克拉斯基少校的率领下朝日本舰队飞去。上午9时55分,麦克拉斯基在高空发现了一艘掉队的日本驱逐舰激起的白色浪花,它正朝东北方向行驶。他判定这艘日舰可能是要去追赶航母编队,便悄悄地尾随着它。20分钟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现。这时他的机队的燃料已经降到了危险点,再往前飞就回不去了。但是他们不甘心,仍然决定再往前飞一两分钟。这时是上午10时20分。

就在这时,日本航空母舰群的身影鬼使神差般出现在麦克拉斯基少校和他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队眼前。对任何一个轰炸机飞行员来说,这都是一幅蔚为壮观、令人心跳的景象:在洋面上,阵容庞大的战舰组成一个巨大的环形队列,护卫圈的当中是4艘大型航空日舰。它们正在掉头转到迎风的方向。在舰队的上方和周围,连日本护黄锐铨雪雪航飞机的影 子都没有;更妙的是,所有的飞机都排列在航空母舰的甲板上,对于危险处境一无所知。机不可失,麦克拉斯基立却下达惠族y09攻击敌舰的命令。

“赤城”号沉没,日本舰队精神寄托的崩溃

“加贺”号的厄运把在“赤城”号上目睹这一切的草鹿少将惊得呆若木鸡。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些俯冲轰炸机也在向他这艘舰扑来。

突然,一道明亮夺目的爆炸闪光,照得“赤城”号航空母舰舰桥上的日本军官眼花缭乱。一支高高窜起的火柱将他们掀翻在地。俯冲轰炸机一枚接一枚投下的炸弹,穿透了“赤城”的飞行甲板,在舰体深处爆炸。舰上的飞机及其炸弹和鱼雷,接二连三连锁爆炸。几乎同时,舰上火焰乱窜、浓烟四起,灭火人员东奔西跑、穷于应付。大火蔓延到胡乱堆放在甲板上的燃料和弹药,再度引起大爆炸,把飞行甲板大块大块地炸飞到空中。舰桥理查德・贝斯特上尉率领的中队去攻击南云中将的旗舰——赤城”号航空母舰,威尔默・加拉赫上尉率领的中队,跟随他本人攻击“加贺”号航空母舰。一声令下,早就渴望为珍珠港报仇的美国飞行员们个个奋勇争先,朝日本舰队俯冲下去。

“俯冲轰炸机!俯冲轰炸机!”一名日本军舰上的防空哨兵尖叫起像是暴风雨中的树梢那样猛烈摇晃。几秒钟内,炽烈的大火从舱内腾起,四下蔓延,吞没了飞行甲板上的飞机。船尾的舵机也失灵了。这艘几分钟前还威风凛凛的大型航空母舰,如今在大海上绝望地颠簸摇晃,把燃烧着的飞机从甲板上抛进沸腾的大海。

面对这突如其夹的灭顶之灾,站在舰桥上的南云忠一中将不矢口所措。成千加仑燃烧着的汽油流向下层甲板,放在机库内的鱼雷也开始爆炸了。一团团火球从舰身两侧喷射出来,南云仍然不肯离开舰桥。

眼看火舌已经舔着舰桥上的玻来。他发现了美国“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认的前锋正从云端飞来。但对于这些天皇的“武士”们而言,一切为时已晚。

俯冲下去的加拉赫上尉,瞄准了画在“加贺”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的太阳旗,那血红太阳的直径足有15米。他俯冲到500米的高度,投下第一颗炸D5522弹,然后急剧拉起飞机。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投下的炸弹,终于看到它在“加贺”号的飞行甲板的后部炸开了。接着,又有3颗重活了h无删炸弹投往这艘航空母舰,在飞行甲板的前、中、后部分别炸开。飞行甲板上那些排得整整齐齐等待起飞的飞机,以及机上的日本海军航空兵优秀飞行员,霎时间全部被漫天大火所吞没。

“加贺魂归莱茵”号这艘巨舰在几分钟内就被彻底摧毁了:舰上油烟滚滚,船身被烈火烤得发黑,船舱里不断发生爆炸,整个“加贺”号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璃窗,草鹿朝南云喊道:“咱们得撤离啦!”但是南云拒绝离开。“赤城”号的舰长青木大二郎大佐也朝南云喊道:“这艘舰由我负责,你和你的人员留在这里毫无用处,请转移到另一艘阿安卡盟舰上去吧!”草鹿也劝南云:“你是整个突击舰队的司寺,而不是某一艘舰的舰长。”

当南云被说服同意离开时,整个舰桥几乎都被大火围易中天说潘凤是司马懿住了。“把玻璃打碎!”草鹿喊道。打碎玻璃后,他们垂下 两条绳子,草鹿先把南云推出来,这位身材矮小的将军滑了下去,落到比舰桥低 14米的飞行甲板萧颖士风节上,草鹿跟在后面。

短短的6分钟内,“赤城”号被彻底炸毁了。在麦克拉斯基少校发起的攻击“加贺”和“赤城”的行动中,32架俯冲轰恋衣病人炸机被日本舰队的防空炮火击落了14架。

厄贾巴吉杰运远没结束,“苍龙”号成为燃烧的地狱

在南云仓皇逃离“赤城”号的同时,从“约克城”号航空母月见上起飞的17架美国俯冲轰炸机,由马克斯红花牛膝汤韦尔・莱斯利少校率领,正飞行在距离日本舰队东南方约10千米。

莱斯利看见天际黑烟冲天,便朝西北方向飞去。透过云层,他瞥见了“飞龙”和“苍龙”号两艘航空母舰。他立即下令全队进攻,从4500米的高度向“苍龙”号猛冲下去。

一颗450千克的炸弹首先击中“苍龙”号的飞行甲板,几分钟内,又有两颗炸弹命中,“苍龙”号很快就被大火吞没了。它成了一座爆炸燃烧的地狱。最后,“苍龙”号航母的舰长柳本柳作大佐不得不下令弃舰。

10时30分,美国飞机的第一轮袭击终于结束。

“飞龙”号,献给死神的最后祭品

6月4日下午2时45分,一架美国侦察机发现一支日本舰队正在西面行进。月见队包括2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以及侥幸从“无畏”飞机攻击中逃脱的“飞龙”号航空母舰。这一情报通过无线电传到“企业”号航空母舰之后,斯普鲁恩斯将军便集结了所有还能作战的 24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轰鸣着飞离“企业”号甲板,向“飞龙”号奔袭而去。

下午5时,“俯冲轰炸机!”的惊呼再度在“飞龙”号上响起。那些惊魂未定的水兵们看见在西南方,从夕阳映照的天际,窜出一长串飞机,宛如一条长蛇。这可怕的情景令他们魂飞魄散。

尽管有6架“零”式战斗机猛扑过去,并击落了2架美国飞机。但是其余的美国飞机继续俯冲了下来。它们从耀眼的太阳方向钻出,呼啸着向日本航空母舰冲去。炸弹就落在舰旁,激起一柱柱水浪。最后,接连投下的4枚450千克重膀炸弹穿透飞行甲板,相继轰然爆炸。

正当“飞龙”号上的水兵疯狂地同满船烈火搏斗时,由中途岛飞来的B-17“空中堡垒”轰炸机又出现在高高的天空。它们扔下的重磅炸弹,激起越来越多的水柱。接着,又有更多的“空中堡垒”,从遥远的夏威夷飞来助战。“飞龙”号从头到尾,都俺没在火海里。

短短的一天时间里,日本联合舰队的4艘大型航空母舰就这样灰飞烟灭。一切全都无可挽回地注杨续喜定了。长瀬茜几十分钟前它们还是那么威风凛凛,要去征服中途岛、寻歼美国舰队。曾几何时,他们仿佛胜券在握。然而,这些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在转瞬间就变成了烈火熊熊的庞大残骸,――沉入波光粼粼的太平洋。

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如果有人说它是天使——复仇的天使,那么他一定是美国人;如果有人说它是魔鬼——恐怖的撒旦,那么他一定是日本人。

正如其名,希望驾驶它的飞行员可以不畏惧的勇往直前,而确实SBD也获得飞行员极高的评价。SBD“无畏式”是黔商易购太平洋战争最关键的几年中日本帝国舰队的噩梦。1942年6月4日,54架SBD几乎是单枪匹马地从美国海军的“企业号”、“大黄蜂号”和“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在24小时内击毁了日本4艘主力航空母舰,从而赢得了关键的中途岛战役。

至1944年由于后继机种SB2C地狱俯冲者式的服役,才慢慢退居第二线。 而1944年SBD也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的行列,在北海对抗德军的U型潜艇,同时SBD也以A-24之名加入美国陆军航空队,在地中海战场上打击德国与意大利的装甲部队。

小链接

道格拉斯公司生产的“无畏”侦察/俯冲轰炸机是美国海军史上颇负盛名的舰载机种,许多飞行员都宁愿选择它而不是更新型的“恶妇”。它有着无与卫牧散伦比的飞行纪录,在二战期间是失事率最低的一个机种。尽管速度并非最快,射击精度也较差,但性能十分可靠。SBD“无畏”式舰载式俯冲轰炸机被昵称为“悍妇”、“吓人的小姑娘”。驾驶员为前后两人。其实在1939年SBD进入美国海军航空编制的时候,就已经有些落伍了。它的主要型号为SBD-3、SBD-4、SBD-5、SBD-6,每次改进主要加大航程、改进瞄准系统、更换武器、加装雷达。

在太平洋血战中,“无畏”飞机以近70的角度、在激烈的防空炮火中向航空母舰俯冲!投下了炸弹之后,再飞走夏贝贝云盘!完全是九死一生的战斗。许多俯冲轰炸机的飞行员俯齐塔人之声冲了第一天,又去冲第二纪姿含,乌克兰,驭胜天、冲第三天……还来不及说Bye Bye,就回不来了。也许,真正被称为“无畏”的,应该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