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导读

中医应该根据阴阳用药,还是根据现代药物成分分析用药?在传统中医看来,阴阳五行才是治病用药的依靠。本文,韩彦明老师用四个小案例告诉我们,治病、用药时如何看清阴阳。

有中医基础打底

好方法才会好用

在中医培训、学习可以说项目繁多的这个背景下,能放低自己的姿态、放低身段来学习中医基础,本身就很了不起。大家现在希望学习的,是立刻见效的东西。基础能起到什么作用吗?一下子也看不出。

我们讲的中医基础,不单纯是一些概念,而是结合一些贴近大家生活的案例来讲解。这样的话,相信大家更容易看清基础的重要。

有同学以前学过耳穴,请问,耳穴需要辨证吗?

需要的。我前两天还碰到一个案例,她们家小姑娘胃痛,她就贴耳穴上面的胃啊、内分泌啊这些点。跟我讲贴了没用,问我有什么办法吗?

图片来自网络

我跟她讲,胃痛,先要找一下原因,是什么导致的,这点很重要。你看看她的舌苔,是白的还是黄腻的,这个要看的。

后来,她发舌苔给我,舌质红,舌苔黄腻,这明显是一个热性的胃痛,是一个热证。

我说,基于这种情况,你应该找哪里?谁是化湿热的啊?肝嘛,要贴肝的反射区。15分钟以后告诉我,真神啊,不痛了。所以,耳穴也是需要辨证的

大家学艾灸,学针刺,学推拿,需要辨证吗?也是需要的。辨证是无处不在的。中医这些辨证的东西是什么呢?它的内核就是中医基础。

所以我开头就说,大家能够来学习基础,首先,你已经找到了捷径。学其他的未必是捷径,但是基础一旦学扎实,我们再由此而及他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左右逢源,如入无人之地。

中医基础的核心,

是阴阳五行

我们先讲中医基础里最重要的一个东西,阴阳。

《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篇》对阴阳的描述是:「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事实上,这句话后边接了一句话:「治病必求于本。」我们治标、治本,本和标的概念就始于此。治病的本,就是阴阳。

我们看病看的是什么呢?恰恰就是阴阳。没有搞清楚阴和阳,这个病你是看不好的。《黄帝内经》里还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别是什么意思啊?识别。我们望诊、脉诊,观的也是阴阳。

所以,阴阳非常的重要。它是中国古人,也是我们中医认识疾病、认识这个世界的工具。它是一个工具,一种方法论。

但是呢,就是这样一个阴阳五行的概念,恰恰是被我们现代的中医、西医所批判的。我经常说,现代中医和传统中医,最大的、本质的区别是什么?就是是否承认阴阳五行的概念。阴阳五行,事实上就是现代中医和传统中医的一个分水岭。

什么是现代中医呢?

现代中医肇始于西医进入中国以后,我们很多医学的概念开始发生了变化,我们对人体的认识也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中国人开始认识到中医是模糊的,抽象的,一些研究中医的人开始研究西方的医学,进而来改造传统中医,改造我们传统的方法论。

举个例子,如果你一打开现在的医学文献、杂志,你有可能看到,关于小柴胡汤在间质性肺炎当中应用的一些实验室的数据报告。

这种文章的切入点是什么呢?是把柴胡汤里面的一些成分拿出来,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罗列一些实验数据,从而告诉我们,这个小柴胡汤的有效成分是什么,它最主要起作用的实验机理是什么。

还有,大家知道治疗糖尿病,现在江南一带的一些医生,特别喜欢用一味药,叫卫矛。卫矛这个药,又称为鬼箭羽,在一些公园里都能看得到。

据现代药学的研究,卫矛含有降糖成分。所以我们很多中医在治疗糖尿病的时候,喜欢在处方里面增加一味卫矛。

因为它含有降糖成分,所以在处方里特别增加这味药来增加疗效。但是这种思路对不对?这种思路我认为不合适。因为药物在传统中医来讲,是按照什么来使用的?性、味、归经。

我们在用药的时候,要考虑到它的寒热温凉,要考虑到它的辛甘酸苦咸,要考虑到它是归十二正经或者是奇经八脉的哪一经。这是我们用药的指南,而不是一个实验室的研究数据,一个生化成分的分析。

这种实验室数据,或者我们讲的药理分析,只能作为参考,不能够作为处方用药的指南。这点希望大家能够清楚。在用药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药物的性味归经,这才是传统中医用药的思路。

如果在处方的时候,加了这样一味药确实对血糖有这个作用,那么这种方法是可以普遍推广的吗?答案是不一定。

日本人就吃过这种亏。在上个世纪,日本人家里特别喜欢备一个汤,颗粒剂,大家知道是什么吗?这是家家户户必备的一个感冒药——小柴胡汤。

图片来自网络

但是,在上世纪的日本,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这个药差点被取消,被取缔。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临床当中发现了,使用不当会导致间质性肺炎、肝损伤,在临床当中有很多报道。

但当时日本人用这个药的时候,他们认为是安全的。因为化验了它的有效成分,做了大量的小白鼠试验,觉得这个药很好。但是事实上证明,也是需要区分体质的。

小柴胡汤,在我们中医应用的时候,它是有指标的:或呕或咳或吐,默默不欲饮食等,病在少阳的时候,才可以用。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汤头,或者一味中药的应用,它都有参数。但是这个参数,是以望闻问切四诊为坐标的,而不是以实验室的化验、药理分析为坐标。这一点大家必须要搞清楚。

我们学习中医的时候,一定要按照传统的方法,老老实实地把《药性赋》搞清楚。每一味药的性味归经都要搞清楚,每一个汤头,它的适用范围都要搞清楚。

所以我说,传统中医与现代中医的分水岭,就是是否承认阴阳五行。阴阳五行,恰恰是中医基础的核心。这个核心一变,味道就变了。

分辨风疹、咳嗽、感冒的阴阳

1、风疹的阴阳

季节转换的时候,有不少人发风疹。风疹我们又称之为风痧,这个病,事实上也是有阳证和阴证的区别。

风疹,首先是一个风病。它阳性的表现是什么呢?风疹块是红色的,发无定时,巨痒,就是越挠越痒。一会儿挠到浑身都会起疙瘩,甚至有的大到非常的恐怖,有的甚至像我们巴掌那么大。挠破了,都觉得不解痒。

还有的人发风疹块的时候,是白色的,跟皮肤的颜色是一样的。痒是痒,但是没有那么钻心的痒。发作呢,虽然也是不定时,但是往往有些前兆性的诱因,比如说不高兴啦,比如说在一个忽然很冷的房间,被风吹了一下……往往能找到一些诱因。

这种和大的、红的风疹块比较,它是不是偏阴性一些?那么治疗的时候就泾渭分明了。

我前年碰到一个案例,风疹块已经伴随她多年,一直没有治愈。我看了一下以前她吃过的一些方剂和一些偏方,大多数是以凉血解毒为基本的思路。

凉血解毒确实是治疗风疹的一个思路。但是,此人的风疹块发出来,并不是偏红,而是和皮肤颜色基本一致。

所以我觉得,这个方法用得有问题。她之前用过防风通圣,用过犀角地黄汤,类似这种药,但是为什么效果都不是很好呢?就是没有看到她这个症,事实上,她这是阴症。

我就反其道而用之,给她用的是什么?

麻黄桂枝各半汤。出自《伤寒论》,麻黄汤和桂枝汤的合方。用完这个药以后,据反馈,三日之内就不再发作了,多年宿疾基本痊愈。

大家看看辨阴阳重不重要。如果阴阳不辨对的话,凉血解毒的药、除风祛湿的药,随便你用多少,都是南辕北辙。

有老中医说,如果药不对症,例如看到是脏病,用了治疗腑病的药,无异于隔靴搔痒。明明是胃经的问题,你偏偏当脾经去治疗。用治疗脏的病去治疗,这叫引贼上门。

不知阴阳,就是不知「道」。大家在处方用药的时候,不能太机械化,一说咳嗽就是宣肺止咳,就是枇杷叶。

2、咳嗽的阴阳

记得有一个朋友,咳嗽缠绵两个多月,一直不好。期间打过抗生素,吃过中药,吃过中成药,吃过消炎药。一直好不了,一到晚上就咳。我给他开了个小方子。

他这个咳嗽,咳的声音并不是很响,不是使劲咳。而且白天没有咳嗽,工作啊干什么都很好,一到晚上,一躺下就咳得不得了。

这是一种什么表现?一种阴症的表现。事实上,是一种邪内潜于肺的问题。

我用了这个汤头——三拗汤(麻黄,杏仁,甘草),很简单,只有三味药,它是开宣肺气的。

当时他拿这个方子去药店抓药的时候,药房的人说,这么轻的剂量啊,麻黄只用了3g,这能够治好?甘草也用了3g,而且他咳嗽怎么能不用枇杷叶呢?

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哈哈大笑。我说难道治咳嗽就一定要用枇杷叶吗?他说我没底啊。你这个开的药是小孩的剂量,不是成人的剂量。我说你但吃无妨,且看效果。

当天晚上吃完以后,咳嗽再也没复发。我当时让他开了三帖药。其实我想的是,大概在两剂之内就解决问题了。

说明什么呢?辨阴阳的重要性。它有阴症有阳症。如果你这个症机抓不对的话,你把一树的枇杷叶都摘下来吃掉都没用的。

3、感冒的阴阳

我们家里面小孩经常感冒咳嗽,留了清鼻涕,打了喷嚏,一看,感冒。有的同学学了温病伤寒的东西,那就给她吃桑菊感冒颗粒,吃银翘片,吃了有用吗?没用的。

这个时候,它还是一个寒症风寒初袭表。这个时候应该用解表、辛温的药,要用午时茶颗粒、小柴胡这类药。

如果后来小朋友舌苔开始发黄了,鼻涕开始变粘了、黄了、绿了,咳嗽的时候带着痰的声音了,这个时候可以考虑桑菊、银翘。因为风寒之邪已经内传进里了,开始化热了。

因为它已经从一个阴性的症状变成了一个阳性的症状,这个时候,要用辛凉解表药。一个伤风咳嗽,特别见功力。一个中医水平怎么样,就看他治疗感冒咳嗽水平怎么样。

我们在治疗的时候,真的要慎重。阴阳如果辨证不清,用药就会南辕北辙。南辕北辙了,药量越大,反作用力就越大。

大家从阴阳这个概念上出发,以后不管是耳穴也好、推拿也好、针灸也好,一定要重视阴阳。不重视阴阳,就叫不知「道」,没有了解到真相。


你还知道哪些病的阴阳之别?

分享出来~

留言告诉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