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出生就注定了一切,就像同志,一出生就注定只对男人有兴趣,不管何等漂亮的女子在同志的面前,完全无视,仿佛透明一般。

我有幸福的家庭,稳定的工 作,有朋友,有自己的圈子,但这不能掩饰我是同志的身份,我爱男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不管我怎么隐藏跟伪装,这种思想不会改变,永远不会。该堕落么?

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是个不合群的人类,应该选择一个没人的角落独自生活么?该埋怨么?埋怨上天的不公,给我这样的身份,让我存活在这个口沫横飞的社会?可是 这有用么?没用,真的没用,不管你怎么努力,依然改变不了这尴尬的嗜好,那怎么办?接受吧,唯一能做的只是接受,为自己活着,这是时常对自己说的话。

他喜欢看我的文,一直都喜欢,他说喜欢我文中的淡淡忧伤淡淡愁,于是我俩成了朋友。聊的时间长了,彼此沟通没有问题,于是见面的事情提上了议程。“我们见个面?”某日他突然发来一个信息,“行,说个地点吧”我回复,“你到儿童公园西大门等我吧,我开车来接你”可能路程的问题,当我到儿童公园的时候,他已经在车上等我了,他下车向我招招手,我们就像久未见面的老友,来了一个大拥抱,随后他拉着我,上了他的车。

我记得第一次跟他去的地方是大娘水饺馆,他点了满满的一桌,其实我的胃口不大,吃了十几个就吃不下了,“怎么不吃了”他看我停下筷子,“吃饱了”我摸摸肚子,“哎,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啊,再吃点,要不你再吃几个,我也吃几个”他开始哄我,其实我挺喜欢听这类的话语,可能是因为童年没有父亲的日子,让 我在他身上一下子发现了那种叫“父爱”的奢侈品,我开始拼命的吃,“你这孩子,别急啊,慢慢吃”他微笑着拍打着我,我不争气,真的很不争气,泪水开始在眼 眶中打转。

“那么晚了,今天别回去了,我去给你开个房”他在喜来登帮我开好房,“你先进去吧,我等会再来”他送我到房门后,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不一会,他回来递给我一包东西,是刚刚去水果摊上买的大芒果,我又感动了,发自内心的感动,我完全不会想到在闲聊中的一句,我喜欢吃芒果,他就真的去买了,这时服务员来敲门,送来了刚刚砌好的水果茶,他开始对我进行思想教育,说年轻人不应该这样悲观,应该有朝气的生活着,我频频点头。

不知不觉中,时钟的针指向十一点,他要准备回家,我提出一个要求:“叔,我可以抱抱你嘛”他把我拥在怀中,我的额头靠在他的肩,我能体会出他身上无意中散发出的成熟魅力,在那一刻我希望时间是静止的,全世界只剩我们俩,但这都是幻想,是不现实的,大约十分钟后,他推开我,开着玩笑:“先生,请问还有其他要求么?”仅管我心中有千万分的不舍,但我知道他不是属于我的人,他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就算你强留下来,但天一亮,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有些人注定只能擦肩而过,我跟他就是,我知道,他知道,仅管没有说。

一个小故事说明同性的爱不容易,尤其是恋老的同志,即使某天遇到一个人,让你动了心,你能怎么样,让他离婚跟你生活在一起么,这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你能承受的了社会的舆论和压力,但他不行,他有事业,有家庭,真正让他受不了的是临老了还要被揭穿同志身份,他最承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以及那些他 本该拥有的,却又即将失去的东西,所以说同志是孤独的,至少我是那样认为的,终日为了隐藏身份,而闭口不谈自己的感情,总在午夜时分,一个人,一颗烟,一 串泪,默默坐在电脑前,敲打的是一个人的寂寞,同性恋,是我内心深处不敢言语的灼伤。

继续看我和老头的文章、小说、图片、交友请微信搜索并关注公众号《老少同行》,每晚九点三十分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