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正史中,有两个坑爹货,其中一个是坑干爹的吕布,另一个是坑亲爹的马超。因为马超投靠了刘备,按照尊刘贬曹的原则,小说家把马超造反和马腾被杀的时间王加君顺序和因果关系颠倒了一下,于是逆子变成了孝子。为了彰显马超的英勇,还搞出了一个张飞夜战马超不分胜负的神话。真实的情况是马超走投无路,被刘备手下的一个督邮招降了。那个替刘备招降马超的督邮大赚了一笔:他后来的封爵跟关羽那个汉寿亭侯只差了一个字,叫做汉兴亭侯。

咱们今天说的是三国正史,所以临武瓜贩事件不能用演东大门订货通义和电视剧的资料来参与讨论。要是按照正史记载,刘备也不是只会哭和跑,斩车胄、杀蔡阳,都dnf迷你小公主属性是刘备干的,怒鞭督邮也没张飞啥事儿,那是刘备亲自pr337动手:“先主求谒,不通,直入缚督邮,杖二百龙啸大唐。”看来刘备不但是个暴脾气,武功应该也不错,闯进人家办公场所抓走主官暴打,督邮和随从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侯宝林cloudcrack先生歪批三国的时候调侃:这个督邮没名没姓,出苏曼珍场挨了刘备一顿揍就完事了。我们不能不佩服侯大师的史学功底——老人家知道督邮不是姓财务共享中心就是坑人督名邮,而是一个职务,这一点要比“你跟他讲正史,他跟你说演义,你跟他说说演义,他跟你说电视剧”的喷子强上千百倍。

从西汉文帝开始一直到后汉三国时期,督邮比太守还多——一个太守手下要由好几个督邮,负责替太守监察县乡。陶渊明之所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也是因为督邮制度到晋朝还有(隋朝废):“鹿喜微断食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天草二十六束带见之。”陶老先白玉霜方膏生不想系带子,就撂挑子不干了。

言归安然苏千墨正传,咱们还是回到刘备派督邮去招降马超这件事上来。其实说“招降”,是一种体面的说法,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受降”,因为当时马超已经给刘备写信表示了归顺之意,刘备派一个督邮过去,只是负责联络。关于马超投降刘备的过程,在《三国志卷三十六蜀书六》中有记载:“(马超)闻先主围刘璋於成都,密书请降,先主遣人迎超。”

刘备派去“迎”,招降或者受降的那个人,就是一位督邮,此公姓李名恢字德昂,在益州的职务就是督邮(《三国志卷井中照月四十三蜀书十三 》)。这位李大督邮一看刘璋不能成事儿,就主动投奔了刘备,刘备很高兴,就“遣恢至汉中交好马超,超遂从命。约汉法克”

根据这些史料我们可以知道,建宁俞元(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 )人李恢,跟扶风茂陵(陕西兴平)人马超彩云之南,窃听风云2,fl既不是老乡,也根本就不认识,刘备之所以派督邮李恢去招降马超,无齿拉链袋或者说到马超那里受降,其实是已经把马超视作囊中之物和下属了,所以才派一个监察官去。马超可没有刘备当年怒鞭督邮的霸气,而是双方一拍即合,马超投降,而李恢因功而升任功曹书佐主簿,后来还受封别驾从事、交州刺史、安汉将军、汉兴亭侯。

既没有新版电视中的诸葛亮亲自劝降,也没有跟张飞大战,那么马超为什么要投降刘备呢?这在正史中说得很明白,马超已经走投无路,所以看中了刘备这个潜力股:当时自称“征西将军领并州牧督凉州军事”的马超,拿不下杨阜、姜叙占据的卤城,又被梁宽、赵衢断了后路,“进退狼狈,乃奔汉中依张鲁”。马超想娶张鲁的女儿,又遭到了汉中士族的反对,过年的时候,只有一个小舅子跟他一起喝酒,马超哭得吐血:“阖门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贺邪?(《典略》)”这时候马超还知道“捶胸吐血”,但却忘了问自己一句:要不是你跟韩遂在建安十六年起兵造反而且还打输了,马腾马休马铁又怎么会被曹操在建安十七年杀得一个不剩?

马超决定投降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是刘备耍了个花招,偷偷把自己的部队输送给马超以壮声势:“袁守城真实身份而潜以兵资之。超到,令引军屯城北,超至未一旬而成都溃。(《典略》)”与其说刘璋是被马超吓得投降,还不如说是被刘备虚张声势给黄晓明植发前后照片尸姐秦越忽悠瘸了。

这时候我们可以知道刘备为什么要派一个督邮去招降马超了,原因其实很简单:马超当时已经进退维谷走投无路,能收留他的只有刘备,而且马超当时屡战屡败,只剩下十几个人马七八条枪了。既然你马超已经无路可走,那么派路人甲乙去,你也得归降。当时刘备身边恰好有一位督邮先生:既然谁去都行,那么就请李督邮去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