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加拿大广播新闻网(CBC)发文:Year in space put U.S. astronaut's disease defenses on alert(在太空的这一年,美国宇航员的免疫系统处于警戒状态)。文章称,研究人员近期表示,近一年的太空生活,使宇航员斯科特-凯利的免疫系统处于警戒状态,而与地球上的孪生兄弟相比,他的一些基因活性发生了变化。

文章称,科学家不知道这种改变是好是坏,但如果想把人类送上火星的话,美国宇航局对双胞胎的研究结果揭示:如何防止过高的辐射水平,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通过对基因的研究,科学家找到了一个研究人类生物学细节的机会。但一些问题仍需进一步研究,例如宇航员的基因在太空中的开启和关闭,与在地球上有何不同?。在周五在一次科学会议上,研究人员宣布了一个令人困惑的结果:凯利的免疫系统被过度激活了。

文章称,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的遗传学家克里斯托弗-梅森(Christopher Mason)帮助领导了这项研究。他说,医生们正在其他宇航员身上寻找原因。斯科特-凯利在太空生活了一年,这让他变得非常有“价值”。

自从人类进入太空以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一直在研究宇航员的身体变化,但为了保护宇航员,他们通常被允许在太空中停留6个月以内。而凯利在国际空间站生活了340天,这创造了一项美国纪录。

“在太空中,我从未感到完全正常,”现已退休的凯利在给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的电子邮件中表示。

文章称,科学家将凯利的基因与他的双胞胎兄弟——前宇航员马克-凯利(Mark Kelly)进行了对比。尽管完整的研究结果尚未公布,但一些发现让人震惊。遗传学家表示,许多与免疫系统有关的基因变得异常活跃。这不是DNA的变化,而是所谓的“基因表达”。梅森还发现,凯利血液中另一种标记物达到人类峰值,这种标记物可以启动免疫系统。然而与此同时,凯利的血液中另一种早期防御病毒的细胞类型却减少了。

研究表明,宇宙射线会增加宇航员的心脏风险,但好消息是:2016年3月凯莉回到地球后不久,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梅森表示,这些与免疫基因有关,“它们似乎有这种记忆,或者需要继续保持高度警惕”,即使已经过了半年也是如此。

“总的来说,这是令人鼓舞的,”NASA太空生命与科学研究负责人克雷格-昆德罗(Craig Kundrot)说道。“目前还没发现新的重大信号,尽管一些变化出乎我们的预料,但这是否会带来严重后果还不得而知。”

昆德罗表示,在过去,有四个俄罗斯人在太空中生活了一年多,这让我们明白延长宇航员在太空中的时间是可行的。我们希望宇航员做的不仅仅是生存,他们让我们了解到更多,这些研究可以为登陆火星做准备。

文章称,一些进入太空生活的科学家更有发言权。例如,在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呆了四个多月的美国宇航员杰瑞-利南格博士(Jerry Linenger)曾表示,他在轨道上从来没有病过,但是一旦他回到地球,“我的病可能比我这辈子都严重。”

对于未来,昆德罗又称,NASA希望在2030年执行人类登陆火星的任务,这项工程或许会耗费30个月,包括在火星表面停留的时间。这意味着,如何避免宇航员遭受高强度的辐射,是科学家亟待解决的问题。

文章最后称,值得一提的是,火星任务将使宇航员暴露在,辐射水平更高的宇宙环境之下。相对而言,无论是在地球上,还是在国际空间站上,地球磁场都可以保护宇航员免受过多的辐射,而在往返火星的途中,就不会有这样的屏障。对于火星任务,即将年满55岁的凯利说他很有兴趣参加。他说道:“我在太空中呆了很久,去火星并不比这更糟糕”。